akina016  

女學生口腔 任狼抽插

 婷婷整個人嚇呆了,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有微微「嗯」,但婷婷沒有點頭答應,後來他就抓婷婷的手,婷婷心裡想說他要幹什麼,可是婷婷不知道怎麼回應,就只有說:「大哥,你的手怎麼這麼冰?」

發現婷婷作球給自己,淫師毫不猶豫地就殺了,他說:「妳可以給我溫暖嗎?」

婷婷不知道怎麼回答,僅面有難色,過沒多久他就轉身過來親婷婷嘴巴。她當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的臉就離開婷婷的臉,婷婷知道自己當時的表情很害怕,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淫師接連問了幾個問題:「你會不會跟別人說?會不會明天就登在蘋果日報?」、「你會不會覺得上了賊船,昨天才簽指導教授的同意書,今天就…」

  婷婷想,淫師可能知道婷婷感到害怕,但覺得她不會跟別人講,他說「妳要做人我也要做人」,婷婷有問他是否有對其他人做這種事,因為婷婷當他助理之前有個助理叫女助教,跟他互動很好,女助教跟淫師講話很隨便、不客氣,且女助教跟婷婷說過淫師太太要告女助教,所以她才會這樣懷疑,所以她才問他是否也對女助教做過同樣的事情,淫師聽了後說「她那麼兇,我哪敢」。事後來看,淫師真的就如婷婷懷疑的,和女助教有過不正常的性關係。

  後來,他看著婷婷,往她的胸部摸去,試圖想要解開婷婷的鈕釦。婷婷當天穿著襯衫和牛仔褲,並不是太好脫,而婷婷因為害怕不敢有反應。而且他整個人是在婷婷上方,就算婷婷要逃,也有逃不掉的感覺。後來,淫師因為扣子解不開,竟然問了婷婷:「怎麼解?我不會解!」

婷婷就回他:「不會開就不要開」

然後,淫師又盯著婷婷看,又說了一次「我不會開」,並且盯著婷婷,意思是要婷婷自己解開扣子

一般說來,不想要讓男人佔便宜的女孩,當然不會聽眼前這個色狼的指令,不過,未經世面的婷婷,當時因為害怕,想說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並且想說,萬一沒有照淫師指示的話做的話,那之後的論文要怎麼辦?婷婷想起以前聽學姐說,要換指導教授程序很麻煩,且被換掉的指導教授,還會跟其他教授講壞話,其他教授會不敢收,所以,婷婷只好照他的話去做。

  脫掉襯衫後,淫師開始摸婷婷的身體,包括重點包含胸部,並且解開婷婷胸罩的扣子。後來他坐在婷婷腿上,要解開婷婷的皮帶,他的手往下體探去時,婷婷就說:「我月經還沒有完」,淫師就回婷婷說「那是下一堂課」,婷婷整個人很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就脫掉婷婷的外褲並說「內褲不要脫就好了」。

後來,他自己把衣服脫掉,整個身體趴在婷婷身上,叫婷婷吻他的胸部,後來他叫婷婷張嘴幫他口交,說完便轉身背靠在牆上坐在沙發上,要婷婷跪著替他口交。淫師不但叫婷婷親吻他的生殖器之外,並且還把他整支牲禮的放入婷婷的口中抽插,簡直是變態到了極點!

在口交的過程中,淫師一直呻吟,並且說「OH!MY GODO!」這話讓婷婷覺得很噁心,但卻不知道要逃跑。一直等到他把精液全部射進婷婷的嘴裡後,叫婷婷吐在衛生紙上,之後他叫婷婷躺著靠在他身上,他抱著婷婷說:「沒想到你那麼好抱」、「你很厲害喔!很常練喔!」

口爆完別洗  再吹一次

  淫師的這些話,讓婷婷覺得十分受到污辱,沒想到淫師玩得不夠,幾分鐘之後,他竟然色心又起,又叫婷婷親他的胸部,並且掏出他那根射完沒洗的「淫棍」往婷婷的嘴再塞去,逼婷婷再度幫他吹一下。婷婷當下不知當該怎麼辦,只好照他的意思去做,婷婷有想過是不是應該要逃掉,但是婷婷衣衫不整,也不敢逃出去,只好繼續留在那邊,婷婷幫他繼續親胸部、再讓淫師把存貨全部射進嘴裡。

案件爆發後,法官認為,淫師在帶婷婷進入MTV之前,不但沒有何因課業之事對婷婷施壓,當天亦的邀約也僅僅是聚餐,去MTV是途中一時提起的,甚至在進入MTV包廂後,淫師伸手摸婷婷的手、親吻其胸部、要她幫他吹喇叭的時候,婷婷都沒有表示拒絕,且淫師也沒有「對之有何迫使其不得不從的舉措」。因此,法官認為淫師客觀上沒有任何利用權勢、機會逼迫婷婷就範的行為。

再者,根據婷婷的說法,淫師有提起不要將兩人此私下相約的行程告知同來聚餐的學長,婷婷答應照做了,而在進入U2MTV包箱內此密閉空間後,又僅僅一張沙發床,淫師將燈光調暗、躺在沙發上後,即將另一手放置在婷婷所坐的位置上,而要她往後躺等等,婷婷都答應淫師照做,甚至在淫師伸手握婷婷的手、詢問其感受時,婷婷均未表示任何拒絕之意,而在淫師對其親吻、撫摸後,亦是婷婷自行將上衣褪去,讓其撫摸胸部,而淫師要婷婷為之親吻身體、口交時,婷婷也都是乖乖聽話,不能說是被逼的。

所以法官認為,婷婷要被摸奶、幫淫師吹喇叭乃至於口爆,全都是她「自願而為」, 因此判決淫師無罪!在法官的認定中,整起事件一個已婚的淫師,不顧倫常而與女學生發生逾越師生間感情之情愫,並進而與發生性接觸之行為,雖然可議,但絕對不是強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頤夏的第2間性焦慮告解室1shot.idv.tw(兩性專欄/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

韓頤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