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撲克 輸了脫一件     三人同樂 爽到想顏射

10  

 

台南市蔡姓科大學生與黃姓女子,設計黃女的姊妹淘喝酒、脫衣,並利用看A片,由黃女協助蔡姓男友性侵被害人。台南高分院合議庭以他們對朋友性侵,造成被害人極大創傷,依強制性交罪分別判處兩人82月及78月重刑。

 台南有一對情侶小嫻和阿政,共同認識一個女孩叫「小晴」(化名),三個人是三、四年的老朋友了,而這一對情侶經由小晴介紹,認識了小晴的男友阿慶,這兩對情侶後來就經常一起出來約會。民國九十八年十月卅一日,是西洋情人節,小晴因為男友阿慶沒能與其一同過節,就打電話聯絡小嫻,說想要去小嫻家玩,沒想到這通電話,竟讓小晴步上被人性侵的噩夢!

情色小遊戲
  小晴自行騎機車前往小嫻位於臺南市住處的時間,以是晚間十一點,小嫻和阿政已經準備好伏特加酒,由小嫻與小晴一起喝,阿政並沒有喝酒。三個人就在房間裡玩起撲克牌,嬉耍笑鬧間,小晴因為輸牌,必須脫掉上衣,因此抱著棉被遮身後,將上衣自行脫掉,繼續和小嫻繼續喝酒,後來兩個女孩起鬨提議看「A片」。A片開始放後,阿政走出房門去上廁所,三分醉意的小嫻和小晴兩個女孩竟開始互相親吻、撫摸彼此。接著就發生了後來被小晴指證歷歷的3P強姦事件。
  時間是在萬聖節的大半夜,小晴起身叫這一對情侶把衣服還來,完全不等小嫻幫忙用感應卡開電梯,小晴就急忙由樓梯下樓,小嫻見狀亦隨後走樓梯追下樓。在一樓時,小晴對小嫻大聲斥責說:「妳怎麼可以對我這樣做?」
 

 小晴也顧不得自己喝了酒,和小嫻拉扯鑰匙後,旋即自行騎機車返家。第二天早上,這對情侶接獲小晴另一名前男友來電告知小晴出事了,便一同趕往小晴家中,並隨同小晴家人將小晴送往臺南縣永康市財團法人奇美醫院驗傷。

   警方接獲小晴的報案,說一同陪同來驗傷的這一對情侶,就是強姦她的人,讓警方覺得好奇,怎麼會有性侵案的被害人,是由加害者一起送來醫院驗傷的?這件事實在很值得玩味。這對被指為性侵犯的情侶,說昨晚明明是「三情相悅」要玩雜交,結果是小晴在性交過程中突然不高興要離開,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們也一頭霧水。

情侶的說法

  這對情侶異口同聲地說:「當天是小晴原本約我們出去,後來小晴和男友吵架,小晴就說要來小嫻家,伏特加酒是小晴要我們去買的,不是我們準備好的,三個人都有喝酒。我們剛開始是玩牌輸的人就喝酒,後來小晴說這樣不好玩,所以我們就改成玩牌輸的人就脫衣服,小晴輸到最後,就應把衣服脫掉,小晴說不要,是因為小晴玩牌輸了不要脫衣服。」
  談到性愛過程,小晴全部都有回應,情侶並沒有強制她。小晴說想要看A片,被告二人才放A片給她看,最後蔡攸政去上廁所時,小晴說要與被告二人做愛,才會有後來性交過程,三個人就互相愛撫,小晴是自願與被告二人發生性行為。
 

 「過程中小嫻除了叫小晴小聲一點外,其餘我們三人都沒有說話,小晴沒有說不要,過程中小晴都有回應,有接吻、愛撫、呻吟。小嫻是側躺在小晴身邊,沒有壓在小晴身上,也沒有壓住小晴的手,最後阿政因為想射精停下來,這時小晴突然坐起來說他要回去了,小嫻問小晴為什麼要回去,小晴都沒有回答,自己騎機車回去了。」

 

小晴的說法

 

小晴說:「小嫻與阿政拔我衣服時我就說不要,當時我已經酒後茫醉,我有反抗,可是阿政把我的手架住,小嫻脫我的衣服,此時我擔心身體被看到才說我自己來,我自己拿棉被蓋在身上,在棉被中把上衣脫掉,我一直緊抱著棉被遮住身體,隨後小嫻來親吻我。」

 

「當時我意識很模糊,但在感覺要被侵犯時,有對阿政、小嫻說『不要』,但他們兩人不理我,小嫻壓在我身上把我的嘴巴摀住,不讓我發出聲音,阿政何時進來我不知道,等我有感覺時他已經把性器官侵入我的陰道內,我有說不要,小嫻就摀住我的嘴。」

然後阿政就拔出性器官放在我的臉上要射精,我立刻掙扎爬起來,我有當場罵他們兩人,並叫阿政把衣服還給我,我穿好衣服後就奔下樓,小嫻有追下樓,我在小嫻家的門。大罵小嫻,怎麼可以對我這樣子作,小嫻就出手要搶我手中的機車鑰匙不讓我回去,之後我就自己騎機車回家。」
 

偵訊時,檢察官問:「妳剛有跟我講阿政的性器官進入妳的身體之後,你有說『不要』,你說不要之後,你有什麼樣的反應?到你離開這段時間,把你記憶的部分跟我們敘述一下。」

 

「我只記得我當時很害怕,有感覺到好像有東西在我的臉旁邊,我很怕對方男生會射精在我的臉上,所以我決定起來,我很兇對他們兩個人說衣服還給我,我的反應很生氣,衣服穿完我就馬上衝下樓,我就很兇的罵她,我說『我們是朋友,為什麼要這樣』,她說『她以為我想要』,我跟她說『不是什麼都可以以為』,我就騎車走了」

 

不甘受辱 割腕抗議

 

檢察官又問:「從妳感覺阿政進入你的身體之後,如果小嫻沒有摀住妳的嘴巴以及壓著妳的身體,妳會立即做反抗嗎?」

 

小晴開始歇斯底里哭泣:「我會殺了他們。」

  在談到被阿正插入的那段回憶,小晴表示她只記得小嫻好像手有壓住她的手臂,小晴感覺下體有被阿正的陰莖侵入,談到這裡,小晴開始哭泣沒有回答問題,社工人員在旁安慰,一分鐘後,社工人員問小晴是否有帶氣喘藥,小晴回答沒有,社工人員問是否需要叫醫生,小晴搖頭說不用,經過社工人員安慰後,問小晴是否可以繼續作證,小晴答可以後,社工人員向審判長稱可以繼續詢問證人,過程約5分鐘」
 

  後來,小晴在醫院採證的DNA資料,發現小晴內褲的精子液細胞層DNA和阿正吻合,小晴陰道深部採得的DNA也吻合,確認阿正的確「進入」過小晴的身體內。而小晴在事發後獨自騎車回到家,立刻就自行關入房間內,竟就拿刀在手腕上劃,之後打電話給前男友說自己出事了。

 

 一大早,小晴家裡的電鈴大作,她的母親和、大姊、二姊開門,發現是小晴的前男友,說擔心小晴出事,小晴母親、兩位姊姊一起去小晴房間看是什麼狀況,看到小晴已經割腕手流血,並歇斯底里哭泣,所以才趕緊將她送到醫院。

 

在法庭上,法官審問:「妳為什麼事後想要自殘?」小晴哭著回答:「我覺得很噁心,而且我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因為我很相信他們。」

 

審判長再問:「你跟小嫻兩個人玩玩親嘴或是撫摸遊戲,讓其他的男生一起3P,又怎樣?」

 

小晴答:「不可能,因為對方是她的男朋友,而且他們也知道我有男朋友,而且小嫻對我來說不會做這種事情,她知道她自己在做什麼。」

 

  法官在判決理由中提到,被告二人既為男女朋友,且與告訴人有朋友關係,並明知告訴人已有要好男友阿慶,衡情A女自無可能會在被告小嫻住處,同意與小嫻及其男友阿政三人進行俗稱「3P」遊戲(男女三人共同進行性行為)之親密行為,否則小晴實不至於在案發後有如此激動之自殘舉動,甚且至原審作證時尚無法平復其悲憤之情緒,並於案發後即前往警局製作筆錄,及至醫院採證驗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頤夏的第2間性焦慮告解室1shot.idv.tw(兩性專欄/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

韓頤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