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台中有個廿七歲的女子指稱,她到一家SPA館,兩度被同一個師傅性騷擾抓奶、摸陰好幾十次,

一審判師傅有罪,是個色狼;二審竟然大逆轉,改判師傅無罪,且不得上訴,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根據女子「小芳」(化名)的說法,她在民國一零一年五月到台中的「城市靜」SPA館消費,做全身芳療SPA

即古印度禪舒壓療程。當時小芳上身反穿一件棉質上衣,下身穿紙內褲及棉質短褲。那時候在旁櫃台的女同事離開,

僅剩男性陶師傅和小芳,按著按著陶師傅竟將趴在按摩床上的小芳所穿棉質短褲及紙內褲脫除,

當時因為小芳認這是療程的一部分,所以沒有質問陶師傅。

 
後來,陶師傅要小芳仰躺著,此時陶師傅即將小芳上身反穿之棉質上衣背部之繫帶解開,
故小芳換成仰躺時未穿上衣,而由陶師傅以毛巾覆蓋小芳的雙乳,陶師傅竟利用按壓小芳大腿位置之機會,
乘她不及抗拒之際,趁機先後五次將手指滑過小芳之陰部位置,並觸摸倒她的陰部。
 
伸進毛巾抓奶十次   乳頭很有感覺
 
當時因為小芳誤認陶師傅並非故意,所以未責問他,沒想到他又趁著按摩小芳上半身時,
先後十次將手伸入毛巾內以按摩方式滑過小芳胸部乳房位置,並碰觸到小芳的乳頭,
讓小芳「很有感覺」,但是是不愉快的那種!她感受到無比的冒犯,
然而小芳當時因為不知所措,所以沒有告知館內人員。
 
隔了一個月左右,小芳因為無法預約其他芳療師,所以再由陶師傅為她進行全身芳療,
只是因為有上次的經驗,小芳先和陶師傅確認這次正面按摩的位置,
是僅限於腿及肚子部位,避免再被陶師傅亂摸。
 
沒想到,陶師傅看到小芳呈現放鬆、淺眠狀態時,
竟再度把趴在按摩床上之小芳所穿棉質短褲及紙內褲脫除,
再利用按摩小芳大腿之機會,乘小芳不及抗拒之際,
趁機先後三次將手指「迴」過小芳的陰部,
並刻意把手指伸進小芳的陰道,
這個舉動讓小芳驚醒,並轉頭怒視陶師傅,他才罷手。
 
當天按摩後,小芳把自己的遭遇告知陶師傅的主管,因為協調未果,
再隔月小芳才報警處理。陶師傅陶師傅辯稱,自己在為小芳按摩的期間,
從未將她的內褲、紙褲脫掉,也從未以手滑過小芳的陰部,
或將手伸入毛巾內以按摩方式滑過乳房位置,更沒有碰觸他的乳頭,
對於小芳的所有指控,一概不認帳!
 
小芳說,她本來是做單次按摩,第一次按摩完後被店裡推銷買五送五療程,
所以下回才會讓陶師傅按到。陶師傅第一次按摩時一切正常,
沒想到第二次按摩時,整個「流程」都變了!
 
「當時我趴在按摩床上,陶師傅先後把我的2件褲子脫掉,
當時我以為這是療程的一部分,所以沒有問陶師傅為何脫掉褲子,
然後我改成仰躺時,陶師傅的手滑過我的大腿,然後有意無意的滑到我的私處,
有觸摸到我的私處,這樣的情形有很多次,至少五次以上,
我以為陶師傅不是故意的,所以沒有責問陶師傅。」
 
「後來做到上半身時,我當時是仰躺,當時我的上衣背後綁的帶子已經鬆開了只有蓋著毛巾,
上衣綁帶是在趴著的時候就鬆開了,然後有蓋上毛巾,所以後來我改成仰躺時衣服就留在床上,
毛巾蓋在上半身,後來陶師傅的手伸到毛巾內以按摩的方式滑過我的胸部,
他的手有觸摸到我的乳頭,這樣滑過我的胸部並觸碰到乳房或乳頭的方式至少有十次以上。」小芳說。
 
提到第二次被陶師傅按摩的狀況,小芳說她在這次按摩前幾天有找其他女同事做過,
才知道並沒有陶師傅亂摸的那些步驟,至少紙褲不需要脫掉,
所以小芳才要求陶師傅只要做小腿、背的部分就好。
 
全裸趴床被強脫褲  摳B手竟亂來
 
「後來我一樣趴著在做下半身時,他同樣把我兩件褲子都脫掉,
然後在按摩我的大腿時滑過我的私處,這次我是趴著不是仰躺,
這次他有刻意用他的手指頭停留在我的私處。當時我本來已經快睡著,
他這樣做我嚇到醒來,並把頭抬起來轉向他,但並沒有講什麼,
他就趕快把毛巾蓋到我的背上,然後往我的上半身背部按摩,當作沒事。」
 
小芳表示,陶師傅的手法是滑了幾次然後停留在她的私處,
這樣的情形至少有三次,最後一次小芳驚醒,是因為覺得有手指頭要往她私處裡面鑽的感覺,
那是他在按摩左腿時,小芳一驚醒,他就沒有按摩右腿,直接接著按摩背部直到按摩結束,
不過因為這次她沒有翻面,所以他沒有機會摸小芳的胸部。
 
陶師傅質問小芳:「妳做完療程有在療程單上簽名,如果有被我亂摸,為何沒有告訴我的同事?」
 
「第一次我以為是正常療程,後來我給他的女同事作過後,
我才知道那不是正常程序,所以第二次我才說只要作小腿部、背部,
結果你還是亂摸我,我才打電話給另一個芳療師揭發這件事。」
 
判決大逆轉  到底真相是什麼?
 
一審時,陶師傅被判有罪,後來他上訴高等法院,沒想到法官有不同的看法,認定這個亂摸的事情,並不是真的!
 
陶師傅在接受審問時說,每次療程結束後,小芳都會向其它芳療師說感到很快樂,
均未反應任何問題,為何到一個月後才傳簡訊給店內經理,如果有不舒服,第一次就應該要提出來才對!
 小芳連續5次到芳療館接受服務,第一次即曾先由陶師傅為小芳進行約三小時之全身芳療服務,
所以小芳人早已明瞭該療程進行之方式及程序,若於第二次陶師傅有對小芳做出不同的療程,
或有騷擾或不當撫摸行為,為何一個月後再到該店消費時,還沒有提出任何意見?
 
而且,小芳所說的,那兩次被陶師傅性騷擾的療程之間,她也曾經讓別的芳療師服務,
中間那次的療程做完時,她竟還指定下一回要讓陶師傅按,
如果第一次真的被陶師傅摸奶的事情是真的,怎麼還會再想預約他呢?
 
法官還說:「小芳指陶師傅觸碰她的陰部至少三次、每次約三秒鐘,觸碰小芳胸部與乳頭,
持續動作至少十次以上,時間超過卅分鐘,以此觀之,陶師傅對小芳私處及乳房部位的騷擾程度非常嚴重,
怎麼看也不可能是一般的按摩,告訴人小芳是個廿七歲的正常成年女子,對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懵懂無知、不知分辨?」
 
因此,這個奇怪的指控,就這樣被二審法官給駁回了,陶師傅無罪,
各位讀者,你們覺得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頤夏的第2間性焦慮告解室1shot.idv.tw(兩性專欄/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

韓頤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