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ina018_Fotor  

性侵這件事並不一定女人說了準,很多性侵冤案的產生,有可能只是男女之間的情愛糾葛產生的誣告,下頭這個事件就是一個很標準的例子。

 

 有一名豆花哥在桃園平鎮經營食品行,有一天在「友人哥」的介紹下,約了一名想學豆花的正妹到食品行住宿幾天學做豆花,沒想到這麼一趟學藝之旅,竟然惹出了一個性侵案件,雖然豆花哥坦承有拿肉棒磨蹭正妹的下體,但後來竟然還是被判無罪!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正妹說法

  這名正妹對警察說:「我當時要去平鎮學習製作豆花,想要自己開店,第一天我由朋友介紹去那間食品行,我朋友因為有事先離開,只留下我和老闆豆花哥在1樓打包、聊天,當時豆花哥就有對我毛手毛腳的現象,我有跟他說不要那麼的不尊重。」

 

  「第二天我再度來到萬美食品行,豆花哥仍然沒有教導我製作豆花的事,我在一樓幫豆花哥做打包、粗活工作,豆花哥交請我明天搬過去住,以便學習方便。第三天我就去了,傍晚吃完飯後他帶我上去二樓,就是我要住的地方,他的房間也在二樓,他就叫我進去整理東西,我一進去他的房間兼辦公室,豆花哥就跟著進去,並且把門上鎖,開冷氣。」

 

  「他突然從後面雙手抱住我,把我拉到床上去,他面對面壓在我上面,親我嘴巴,把我胸罩解開,強行親我胸部,然後脫我內褲、褲子,然後親我下體,我一直掙扎有踢他,有一直跟他說不可以這樣,他卻不肯放下我,他也脫掉他的褲子,然後用生殖器在我下體與大腿間磨蹭,他有想要插入,但是沒辦法插入。」

 

  根據正妹的說法,無法順利勃起的豆花哥,一直要強行把他的生殖器放入正妹嘴巴,要正妹幫他把生殖器弄硬,她不要,所以就把嘴巴緊閉,所以他就放不進來,正妹告訴豆花哥,如果他再這樣,她就咬舌自盡。而豆花哥說,如果再掙扎就會叫他的堂哥竹聯幫老大,而且他也認識平鎮那邊的袁副所長,要他們現在發生的事公諸於世,要告訴我的家人,並說會告訴別人是正妹自願要跟他發生性關係,是正妹自己不要臉。

   正妹說:「他有射精,但是他用衛生紙包住,有滴到我的大腿二側,他把所有衛生紙都拿走,讓我沒有證據可以拿走,他說你想要證物,妳想的美,我有的是錢,我玩過多少女人都沒人敢告我,你敢告我嗎?」

 

  正妹不敢答話,一直到隔天快中午時才從睡夢中醒來,介紹正妹來學藝的「友人哥」來到食品行,看到正妹坐在客廳兩眼紅腫,豆花哥把友人拉到廚房講話,後來他們從廚房走出來以後,友人就跟正妹說,大概情況他知道,叫正妹先離開。後來正妹有跟友人聯絡,友人就說對正妹很抱歉,說介紹她去做豆花怎麼會變成這樣,讓我被欺負?

 

豆花哥說法

 

講到這裡大家可能都認為,豆花哥的確是個強姦正妹的色魔,但他對警方的說法,卻和正妹的說法不一樣,他坦承在住處房間內真的有用舌頭舔正妹外陰部,而且當天有射精,生殖器還和正妹下體友接觸、摩擦之事實,但堅決否認有何強制性交犯行,他說:「我和正妹完全是兩情相願,並沒有強暴、脅迫、言詞恐嚇等方法對正妹強制性交,正妹所說的都是虛構不實!」

   豆花哥說:「那天友人哥帶正妹來我住處說要學做豆花,我說要一萬元,正妹說沒有這麼多錢,說自己興趣是開服飾店,想要交男朋友,我就對正妹說,我一個人住也是單身,假使以後有緣,可以慢慢交往,後來正妹就離開了。」

 

  「後來正妹自己拿了兩包行李到我家,我打包、送貨,她也很熱心幫忙,看正妹這麼熱心,我就請她吃晚餐,還一起去逛夜市。回家後在客廳看電視,正妹邀我一起去洗澡,我覺得不好意思,就拒絕正妹,正妹洗完澡之後,換我去洗。洗完後我開房門就看到正妹沒穿衣服躺在床上!」

   豆花哥,事情就這樣發生了,他有用舌頭去舔正妹下體,但未沒伸入陰道內,正妹有起身幫他打手槍到射精,但沒有幫他口交,他隨手將擦過精液的衛生紙丟在地上,接著兩個人就抱在一起,然後正妹就撲上來磨蹭他下體大約10分鐘,過程中他從來沒有把生殖器塞入正妹嘴巴。

 

檢方調查

 

  兩方說法不一致,就看檢察官調查出什麼了吧!首先是DNA的檢驗,雖然正妹的內褲裡頭的確有豆花哥的精子,而且正妹的上方有「輕微破皮、擦傷」,處女膜有多處陳舊性撕裂傷及斷口,無新傷痕,但此事實僅能證明豆花哥確與正妹有磨蹭,看不出是強迫的還是自願的。

   所以,關鍵就在正妹的說詞了,根據她在警察局做的兩次筆錄,檢察官發現幾個疑點,正妹在描述豆花哥強姦她的過程內容中,正妹對於「舔盤時舌頭有沒有伸進其陰道內」、「豆花哥有沒有把老二塞進嘴巴內」,以及「正妹有沒有咬傷豆花哥生殖器」等情節,其實都是前後不一的。

除此之外,檢察官也做了一個很妙的沙盤推演,如果依正妹所描述的,豆花哥強姦她時,是將正妹推往床上,扣住正妹雙手,以身體強壓正妹身體,強吻正妹,把正妹衣服、褲子脫掉,強吻正妹陰部,並強行要把老二插入她的陰部及嘴巴,而且正妹在過程中也有「一直掙扎、踢他」、「我的手要把他扯開」、「豆花哥脫我褲子時,我有踢他」、「我用腳踢他,他也不怕,還是一直吻,我就是一直亂踢,一直掙扎」,那疑點就是,為什麼正妹事後驗傷的結果,除了處女膜上方受有輕微破皮、擦傷外,身體其他部分均全無明顯傷痕?

 還有,正妹說豆花哥有將舌頭伸進其陰道裡面,且將生殖器硬塞入其嘴巴內,其有咬豆花哥生殖器一下,那麼以正妹身高165公分、體重52公斤與豆花哥身高158公分、體重57公斤體型差距不大,正妹當時不斷以手拉扯、腳踢等方式奮力掙扎、反抗,豆花哥要如何能一方面壓制正妹反抗,一方面又完成高難度之口交行為?依據這些理由,最後法院判決豆花哥沒有強姦正妹,至於兩個人為何鬧翻,則是法院沒有興趣知道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頤夏的第2間性焦慮告解室1shot.idv.tw(兩性專欄/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

韓頤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