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境農場不清淨  不夠房間睡一起  同寢一室 色司機摸上正妹領隊床

02  

有一個任職於「皇后交通股份有限公司」的遊覽車男性司機,在民國101年6月2日載客前往「清境農場」旅遊,該旅行團當晚投宿南投仁愛鄉的「比佛利山莊」,不過因為山莊當晚房間不足,旅行社竟然安排這個男司機和擔任該團領隊的正妹同住一房!這麼危險的處境,果然就發生事情了!

 

這個房間裏頭有兩張大床,當然就是一人一張床,當晚司機和正妹各自躺在不同的床鋪上就寢,正妹睡在靠浴室的那一張。結果睡到大半夜兩點多,正妹忽然聽到「蹦」的一聲巨響,然後就發現有人爬上自己的床鋪,將棉被掀開,正妹隨即立刻驚醒!

 

半夜色狼摸上床

 

果然就是原本睡在另一張床上的司機,原來他是個大色狼!看到正妹驚醒,竟然還沒有想要住手,他把手伸入正妹所蓋的棉被裏,用手抱住正妹腰部,正妹死命將他的手推開,然後趕緊將棉被包住自己,以阻止色狼司機再度把手伸進棉被裏。色狼停手了一下,但仍躺在床上,沒有馬上離開。

 

接著,色狼發動第二次攻擊,他用自己的腳,把正妹的腳打開後,再用其雙腳夾住正妹右腳,之後又用右手伸到正妹的褲子上,觸碰正妹的私處,又將手往上移至其腰部抱住她,想要強姦她。正妹馬上用手推開色狼的手後,用手支撐起來並大吼一聲,就離開其床上跑到廁所躲起來。

 

受到驚嚇的正妹領隊,聽著房間內已沒有聲響,查看發現色狼司機已回到色原本分配的床鋪上睡覺,她也就再躺回自己床鋪上,直到早上八點多,她才以傳送簡訊方式,告知一名陳姓同事自己遇到色狼了。

 

正妹對於「最後逃離床鋪時,以右手支撐起並大吼一聲,就離開其床上跑至電視機方向」,還有色狼是「雙手環抱」抑或「抱住」,以及「被告有無用雙腳夾住正妹的右腳」,及「正妹有無緊抓住棉被」等情節,她並沒有辦法在每次警方詢問時,都詳細描述,但法院認為這是受限於正妹的記憶及訊問人之設題,看不出有什麼明顯矛盾之處。

 

另外,正妹於偵訊時證稱色狼曾出手撫摸她的下體兩次,但正妹一開始在警察局卻說「只摸了一次」,就此部分,法院認為那只是因為正妹一時緊張口誤所致。當然對於正妹的說詞,色狼司機也有自己的辯解,他說自己會「上正妹的床」,只是因為「正妹打呼」!

 

打呼噪音吵死人?

色狼司機在第一次審問時辯稱,他之所以爬上正妹的床,是因為她打呼聲太大,所以想要推動、搖醒正妹。色狼辯稱,當晚因為正妹打呼很厲害,所以就爬上正妹的床上,躺在她旁邊,用手跟腳輕輕推動正妹,才會被誤會是要性侵她。

 

第二次問案時,色狼司機則改稱,因為正妹打呼很大聲,所以他就上去正妹床上,當時是跪在正妹身邊,用雙手推正妹,用右腳推正妹的腳,等於翻供自己先前說的,躺在正妹身邊,證詞很明顯的前後不一,讓法官不相信他的說法。再者,如果色狼只是要搖醒正妹而已,哪有爬到正妹床上後,躺在她身旁的必要?想要搖醒她,可站、可蹲在床側或床尾,躺上床實在是太離譜了!

 

另外,色狼也辯稱,如果他有對正妹毛手毛腳,哪有可能正妹不馬上衝出房間找人求助,反而只躲在廁所,後來還躺回床鋪睡覺的道理?針對這點,正妹說「我已經害怕到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沒有馬上求救的原因,是因為她的朋友跟老闆都睡覺了,所以打算隔天早上就打。

 

律師再問:「妳為什麼沒有大叫或呼叫求救的行為?」

「我已經害怕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只能躲到廁所,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正妹說。

 

正妹說她從廁所出來後,心情也已經比較平復,但是因為當天要入住時,山莊大廳已經沒有人,且該山莊外面是一片荒郊野外,忽然遭到色狼爬上床環抱腰部及摸下體,所受的驚嚇及衝擊相當巨大,加上自己當時仍在執行領隊業務,正妹在思緒混亂下,為了避免影響所帶領之遊客團員情緒,及能順利離開比佛利山莊,所以才沒有於深夜馬上報警及對外求援。

 

而接到正妹簡訊的朋友,也出示了正妹傳來的簡訊,上頭寫著「司機半夜爬到我的床上」並且兩人碰面後,正妹的情緒非常不穩定,有些前輩們還建議要馬上找色狼司機對質,利用錄音方式錄到色狼自己承認,可是正妹的手機無法錄音,才沒有得到色狼的口供。

 

另外一點,色狼在爬上正妹床前,曾先把正妹原本置放在枕頭旁之的機,移往色狼自己的床鋪,針對這點,正妹在警察局說:「我跳離床鋪後,看到原本放在我床上枕頭旁的手機,已經在色狼床上,我就把手機放入我的隨身包包後,跑進廁所反鎖」。而正妹的朋友後來私底下質問色狼時問:「你幹嘛把她手機拿走?」,色狼回稱「她手機放在睡的地方那裡,我也移走而已啊!」等於承認自己真的移動了手機,想要猥褻正妹的意圖,可說是非常明顯。

 

後來法院認定色狼在床上以手環抱告訴人正妹腰部,並以手撫摸正妹下體,就是要滿足個人的性慾,且已使告正妹深感嫌惡及恐懼,色狼此部分所為,自屬猥褻行為;而色狼不顧正妹之抗拒及反對,用雙腳強行夾住正妹之右腿進行亂摸猥褻行為,已經算是直接對正妹的身體加諸有形強制力,抑制、排除告訴人正妹抗拒的行為,算是對女子以「強暴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罪。

 

法官還說,色狼和正妹同任職旅遊業,本應體認相關人員帶旅行團出遊時工作之辛勞,而予以互相尊重,竟為逞一己之私欲,即違犯本件犯行,造成正妹承受難以抹滅之身心創傷,犯後還未能和正妹和解,彌補她所受之損害,最後判他一年有期徒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頤夏的第2間性焦慮告解室1shot.idv.tw(兩性專欄/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

韓頤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