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開始研究直播是在幹嘛

在17被罰款禁播又復活後

台灣的直播行業就整個熱了起來

雖然在這個平台彼此廝殺挖角的戰國時代,還看不到真正的錢在哪裡

也必定會有幾個平台不久後就會默默消失

這裏不想談那種高調的商業模式和市場投資論

想來認真聊聊我觀察到目前「直播網紅」的從業者

她們其實是在做一個什麼樣的生意。

沒錯,我談的是「她們」,

因為這個行業的基礎、最大宗以及真正能有錢賺的,

都是女的。

別跟我談那些點綴性的男主播

他們就是少數,就是曇花一現,

你們可以查他們獲得的關注以及「禮物」

就明白這整個直播的概念,就是「讓男人盯著螢幕看漂亮女孩的」。


最近17在衝一個「愛情海」和「韓國」旅遊的企劃

簡單說就是要網友買點數送禮物給主播

到達某個數字的主播,就可以被招待去希臘或韓國

就在這個企劃案的執行過程中,

我就真正了解從事「直播」這個生意的女孩兒們

是屬於哪一種職業類別了。


首先,我們(或她們)會自認為是「藝人」

因為有些比較有名氣的女孩,會同時有「小模」的身份

會有展場、秀場甚至電視節目的演出機會

所以她們就會被視為「表演人員」

但事實上,「表演人員」這個身份,並不存在於大部份的直播頻道上

(請注意上一句我說的是「大部份」,因為還是有少部分的人在直播頻道上有在表演)

大部份的「主播」,在直播的時候,都沒有在「表演」

她們不是在自己的房間,就是在某個餐廳,或者在某個演出的現場的空擋



總之,「直播」這件事,是以「聊天」為主的生意,「表演」真的是佔了很一咪咪很小的部分。

直播的工作跟「賞大酒」的生意超級雷同

只是直播沒有酒、沒有手來腳來、一次可以服務很多人。

賞大酒或老外說的Go Go Bar,

講究的就是漂亮女孩跟男人聊天,然後要男人掏錢「請我喝飲料」

然後這些女孩根本就沒打算要喝那杯飲料

重點在於那杯飲料的錢,有一部分會給女孩抽成。

直播呢,就是女孩跟一堆男人聊天,很多甚至根本聊天的主軸就在「打招呼」而已

然後男人就會花錢買點數,送虛擬禮物給女孩,

然後女孩可以從這些虛擬禮物換現金,現在還能得到去希臘或韓國的機票。



直播,和Go Go Bar 賞大酒的工作雷同

男人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決定要不要賞大酒(送虛擬禮物)

而女人,也會在很快速的時間內,開口要你賞大酒(送虛擬禮物)

不誇張,我經常看到人氣挺旺的女主播,不斷地在直播的時候「要求網友送禮物」

甚至還開出「送我0.1,我就站起來轉一圈(讓你們看到屁股)」這樣的支票

而她們也就真的在得到禮物後,遵守約定讓鏡頭拍到她們穿著比基尼的屁股。

藝人的工作不是這樣,藝人的工作在於表演本身,酬勞來自於邀請她們演出的單位,或者零售的票或唱片的抽成。

最接近的一種藝人叫紅包場歌星,她們一方面領場地單位的酬勞,一方面接受觀眾的紅包。

在新加坡的做法是,客人去買了場地商提供的花,獻花給藝人,藝人再拿去跟場地商換現金。



上述的「藝人」和「直播網紅」很不同,

雖然都靠「觀眾打賞」為主要收入,但是

「藝人」努力表演,讓觀眾開心打賞

「直播網紅」拜託觀眾打賞,還拿條件來要求觀眾打賞,重點完全不在「表演」

我不想用「許願池」這種接近「網路乞討」的概念來談直播

但直播「節目」本身,就是一個充滿了「拜託」和「謝謝」的對話的場域。

真正努力表演的人,真的太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頤夏的第2間性焦慮告解室1shot.idv.tw(兩性專欄/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

韓頤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