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焦慮@養老院~

1308754539-b54405a4695a4f660c38499976507cd6

「安養院」顧名思義就是老年人「安養天年」的地方,這裡可以滿足老年人食、衣、住、行和醫療照護的需求,但若要問起安養院如何照顧老人的性需求,檯面上多半無法得到答案。其實就算曾是千人斬的猛男,也會有老的一天,當他們一進入更年期,就不再有人會關心他們的性需求,這對整天躺在病床上或只能以輪椅代步的老人家來說,實在是很不人道的一件事。

知名家庭醫學科醫師謝瀛華曾針對台北市老人做過調查統計,發現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中,有四成多的人表示仍有性行為,;一份研究論文報告「長期療護機構中病人之性需求的調查研究」也指出,安養院中有百分之三十的老人表示,他們老雖老,但還是有性需求的。

 

不僅神智清醒的老人需要性,就連失智老人一樣需要那方面的發洩,衛生署嘉南療養院一般精神科主任歐陽文貞就曾指出,其實失智病患意識狀態大部分是清醒的,其中一部分病人會發生性騷擾、妄想配偶外遇等性方面的精神問題,家屬和照顧人員往往不明瞭,其實失智老人也有性需求問題。

 

 老當益壯 臨床磨槍解老人性苦悶

 

歐陽文貞說:「失智症病人常出現的性方面課題,包括失智老人性騷擾看護工,或量血壓時頻摸護士的手;男性失智老人成了一夜七次郎,讓妻子不勝其擾。」

 

參考:醫師:家屬常忽略失智老人有性需求- 台灣立報

 

既然老人不論行動方便與否,都會有性方面的需求,那麼長期住在廿四小時有人「看著」的安養院的老人,要如何解決性方面的需求?根據調查指出,「自己打手槍」是安養院老人最常用來解決性需求的方式,不過安養院內人來人往,要找到隱私的時間看空間很不容易,病人若是癱瘓則更不可能有辦法「自己來」,於是專業的「手槍看護」就成了老人苦悶的救星了!

 

  有傳言指出,其實全台各地的醫院中,都有會在替男病人洗澡時,順便幫客人解決生理需求的手槍看護,特別是神經外科或骨科的住院病人,他們多半不良於行,但看護幫他們洗下體時,還是會起生理反應。因此有些看護會接受家屬的委託,趁洗澡時幫他們「打出來」。這類遊走在尺度邊緣的「性服務」,以往都只能做不能說,但這幾年來外籍看護大量入侵台灣,讓許多台籍看護就算削價競爭也是拚不過她們,乾脆轉型專職的手槍看護,以「打游擊」方式四處接案提供半套「手排」服務。

  然而,這種立意良善的性服務,卻還是無法見容於社會,因此要找到手槍看護,並非容易的事情,她們多半是以口耳相傳的方式,由同樣有長輩住進老人院,或家中有臥病在床的老人的家屬間互相打聽,也算是另類的「呷好倒相報」。

 

根據一位八十歲老先生的媳婦「黃太太」表示,她的公公生病後還是住在家裡,她每兩個月就會替老爸爸安排手槍看護來做性排解,已經叫了五、六次,由於公公患了老人失智症,行動也都需要靠輪椅,無法和兒女做正常的語言溝通,當然更不可能自慰解決生理需求,因此固定叫手槍看護來讓老爸爸「抒解一下」,也算是「盡最後的孝心」。

 

雙料服務 洗澡加手排只要一千五

黃太太表示,由於她是家庭主婦,公公生病初期,生活起居都是由她在照顧,從吃飯到大小便都由她來處理,不過替公公洗澡時,每次遇到公公在她面前起生理反應,都會讓她尷尬不已,加上她發現公公一把年紀了還會夢遺,才讓她正視老人家的性需求問題,於是後來才會找手槍看護來幫公公解決生理需求。

 

  「我也不是那種觀念很先進的那種人,但我曾經參加一個成長課程,醫生說老人家還是需要自慰來解決生理需求,但爸爸他根本就頭腦不清楚了,不可能自己來,我做媳婦的更不可能替他打,這種事我做不來,那是亂倫啊!所以後來才去請教醫生怎麼辦,她才給我這個看護的電話,叫我問問她有沒有解決的方法,一問才知道原來她有在做這種服務。」黃太太說。

 

  黃太太表示,她經常叫的手槍看護是一名四十多歲的婦人,原本就是合格的看護工,她兩個月會叫手槍看護來家裡一次幫公公洗澡,順便替他解決一下,每次收費一千五。黃太太曾和手槍看護一同替公公洗澡,直到要開始打手槍才離開浴室,對於手槍看護替公公洗澡時的細心與專業,她非常放心,加上公公每次排解完後就會開心個好幾天,後來就固定叫她了。

 

 「這件事我曾經跟我先生慎重的討論過,他也很支持這樣的作法,他甚至還跟我開玩笑說,如果將來他中風了,我也要替他叫看護幫他打手槍,我就說你想得美咧!但說真的,我覺得這樣的照顧方式真的才叫貼心,但我還是沒勇氣推薦給親朋好友,因為你不曉得大家的觀念能不能接受。」黃太太說。

 手槍看護不但會「到府服務」,其實更多時間是遊走在大小醫院和安養院,由於都是檯面下的交易,大家不可能會公開講,手槍看護直接和家屬接洽,然後在醫院裡頭碰頭,付錢兼服務,醫院方面當然不可能知道。至於家屬如何找到、問到哪裡有手槍看護,多半還是向隔壁床的看護打聽而來。

 

病人家屬「陳先生」表示,他的父親因病院,他每天都會來照顧他,有幾次他看到隔壁床病人的家屬會找看護來替病人擦澡,不過那個看護簾子拉上一洗就洗了半個小時,他便好奇地和家屬閒聊看護替病人洗澡的價錢與服務,才問到原來看護不只幫病人洗澡,還會順便幫病人手排

 

陳先生說,他父親年輕時風流得不得了,婚後也是女朋友交過一個換一個,年紀大後媽媽也不在了,按理說沒有性生活的他應該很難熬,當兒子的猜得到爸爸的需求若渴,但病人躺在醫院病床上,不可能明目張膽地從外頭叫特種行業的小姐來和爸爸上床,後來聽說竟然有看護提供服務,他二話不說就幫爸爸預約了一個。

 

全身照護 外籍女傭為錢老屌也含

「說實在,又不是在演日本A片,這種看護也不可能是年輕漂亮的,都是阿桑級的看護,所謂的性服務也只不過是洗澡時用肥皂洗洗病人的老二,老人家無檔頭,多洗幾下就出來了!你如果是想要問有沒有吹喇叭還是輕功、什麼毒龍的,很抱歉這要讓你失望了。」陳先生笑著說。

南部的手槍看護盛行,那台北的狀況又是如何?根據訪查發現,台北由於生活形態的關係,家中有需要看護老人的雙薪家庭,很多都會選擇請外籍看護全天照顧,看護老人順便幫忙家事,由於老人家的生活起居一手包辦,因此鮮少有機會再接觸這類提供單一服務的計次「任務型看護」。

 

不過,有一位在天母照顧老人家的印尼看護工「麗紗」卻說,她除了拿家屬給的薪水以外,還會固定賺賺老人家給的私房錢,只要她提供性服務,老先生每次都會給她三百塊到五百塊不等,一個月下來多賺個兩三千塊,對她來說真的不無小補。麗紗每天的工作內容包含替老先生洗澡,當然連第三點也要洗乾淨,而她照顧的老先生只是行動不便,但意識非常清楚,而且還是個「老色鬼」,因此後來兩人才會發展出這種另類的病傭關係。

 

老先生不但每次都會在麗紗替她洗小弟弟的時候勃起,嘴裡還會發出「舒服」的叫聲,如果麗紗手一停,他還會說「還沒洗乾淨」,要她多洗一下子。年僅廿二歲,生平第一次遇到這種性騷擾的麗紗,聽了老先生的要求多洗了幾分鐘,結果老先生竟然就在她面前「繳械」了!嚇了一跳的麗紗倍感屈辱,趕緊把手給洗乾淨。

 

事後,老先生塞給她三百塊錢零花用,這筆意外之財也成為麗紗「撩下去」的最後一根稻草。由於老先生行動不便,麗紗多半只能提供「半套」的性服務,時間久了老先生要求愈來愈大,會要求麗紗脫衣讓他摸胸部及下體,甚至要麗紗幫他「含一下」,為了多賺點錢回印尼,這點苦麗紗也都咬牙吞了下來。

 

其實,看護與病人朝夕相處下,難免發展出親密的互動關係,看護提供病人良好的全面性照護,如果不影響社會倫理結構,又能解決老人的生理需求問題,大家其實也不需要用太異樣的眼光看待才是。

 

延伸閱讀: 老病人有性慾 看護幫忙打手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頤夏的第2間性焦慮告解室1shot.idv.tw(兩性專欄/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

韓頤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