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褻免罰大放送 被吃豆腐自認栽!

滿街色狼變態鹹豬手  無法可管?

幾年前有媒體報導,一個男子對女子摸胸十秒鐘,後來卻被判無罪。這件事到底前因後果為何,就在新聞媒體呼攏之下含混帶過,到最後沒有人搞得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後來更出現傻傻的 Copy Cat,有樣學樣去摸乳,結果被警察抓到時,孩義正嚴詞地說,電視新聞不是報說摸十秒內無罪嗎?

台灣社會走到這個地步,也到了讓人搖頭的地步,媒體恨不得天下大亂的惡劣行徑,加上台灣人以訛傳訛的壞習慣,到底要把台灣帶到哪裡去?

其實,台灣不斷出現類似的性騷擾案件,後來這些變態色狼,全都被判無罪。

有許多色狼聽到這樣的判決,彷彿就像金鐘罩加身一般,變態的行為更加肆無忌憚。甚至還有以「性騷擾經驗談」為訴求的色情網站,也打算號召蠢蠢欲動的同好,上街隨機對女人下手,比賽「看誰做得最誇張」。

到底,這些色狼為什麼被判無罪? 在這裡我想要把事情講得清楚一點...

 

案例1:摸乳十秒  無罪!

原因:時間太短不夠滿足  太慢發現不算強制猥褻

 那怎樣才能判有罪?  沒辦法,因為他犯罪時,性騷擾防治法還沒實施

這個曾經鬧得沸沸揚揚的案子,起因是一名彰化縣的男子,前年在內衣特賣會上,對一名女子襲胸長達十秒鐘,後來雖被依強制猥褻罪起訴,但是彰化地方法院卻判決無罪。

理由是法官認為,一共才摸了十秒,無法引起性慾,而且被摸的女性並沒有立刻發現,發現時色狼也已經停手,加上男子沒有以恐嚇脅迫或強暴的手段摸奶,所以不足以構成強制猥褻罪。

 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執行秘書林慈玲表示,原來法官認為男子的行為,並沒有用類似的強暴、脅迫、恐嚇或催眠的方法,還不算「強制猥褻」罪,只能構成性騷擾。而且倒楣的是,這個變態犯罪的時候,性騷擾防治法還沒宣布實施,所以只能用舊法判,因此這個男的無罪。

台灣這類明明被吃豆腐,後來卻被判沒罪的案子,實在多到不勝枚舉,法律已經無法保護台灣女性,而大多數的法官都是男性,並台灣的法律氣氛對變態也似乎都以「從輕量刑」為原則。台灣廣大的女性同胞,已經被逼到了一個遇到色狼只能自認倒楣,自求多福的處境了。

 

案例2:趁機摸奶  無罪!

原因:色狼沒有勉強 被害不是被迫

那怎樣才能判有罪?  用社會秩序維護法的「調戲異性」判,可罰六千塊

對女人襲胸卻無罪的判決案例,日前彰化法院宣判的,其實並不是台灣第一起。早在那起案件發生四年前,就有一個男子對早餐店老闆娘伸出鹹豬手,好好地把她胸部摸了個夠本,一審被判有罪,但二審法官卻認為男子只是調戲,所以改判無罪。

這件同樣發生在彰化的案例,是一名變態在凌晨四點鐘,一身酒氣地來到早餐點點了一碗豆漿,結果當頗有姿色的老闆娘,端著熱騰騰地豆漿來到位子上時,這個變態竟然伸手撫摸起她的胸部,老闆娘兩手端著熱豆漿,一動豆漿就會灑出來把手給燙傷,那一瞬間完全無法閃躲,胸部就任由色狼亂摸了一陣。

不僅這樣,那色狼還問老闆娘「有沒有性高潮」?還說要吻她。從沒遇過這種事的老闆娘,當場嚇得不知所措,把豆漿擺上桌後就回到櫃臺。等到變態把豆漿喝完付帳後,他竟然要拍了老闆娘的屁股一下,然後才滿足地離開。

結果,台中高分院的判決書指出,雖然法院認定老闆娘的確被變態趁機觸摸胸部、臀部,還導致被害人情緒激動而哭泣,但如果要依檢察官起訴的強制猥褻罪來辦他,則會判得「太重」。

由於這個變態並沒有用「強暴、脅迫、恐嚇、催眠」的方法摸老闆娘的胸部,只能說是用法條中所指的的「其他方法」摸的,那麼如果這個變態被判有罪,他就得坐六個月的牢,相對用條文所列的方法猥褻女人的其他變態來講,這個變態只是「趁機」摸奶,犯行還「沒那麼嚴重」,所以才會判決他無罪,只讓他依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調戲異性」罪罰六千塊以下的罰鍰。

 

案例3:摸奶失手  當然無罪!

原因:蹩腳色狼免坐牢 摸到重點才定罪

一匹惡狼騎機車尾隨女子,然後身魔爪襲胸,結果女子閃躲讓他只摸到肋骨,承辦的女檢察官認為,色狼沒摸到重要部位,不足以使他感到興奮,所以不構成刑法強制猥褻罪,也不構成性騷擾防治法強制觸摸罪,結果處分不起訴。

有法官指出,刑法強制褻猥罪對未遂犯不罰,色狼的行為屬「襲胸未遂」,檢察官處置並無不當。不過,應該由誰來定義女人身體的哪裡才算「身體隱私處」呢?何況每個男人對於摸到女人的哪裡會興奮,都有可能不同,像是有人喜歡摸女人的腳趾頭,如果他強摸女人的腳趾,因此得到性的滿足,難道還不算犯罪嗎?

 

案例4. 強吻少女  無罪!

原因:親臉是國際禮儀,要加亂摸才算猥褻

高雄一個四十六歲色狼,進超商看到年僅十五歲的女店員長得漂亮,竟然走進櫃台內,強行抱住她,還親吻她長達兩分鐘之久。少女感到害怕、噁心,驚嚇之餘趕緊高聲呼救,直到店內另一名陳姓員工聞聲趕來,色狼才驚慌逃離現場。

色狼被檢察官起訴「強制猥褻」罪後,承審法官竟然以「親吻臉頰屬於國際禮儀」為理由,判決色狼的行為不構成猥褻,並經二審判決確定。原來一審法官認為只有單單親吻行為,並不能引發色狼的性慾;二審法官則認為方姓男子抱住少女時,並沒有以性器官摩擦或上下其手撫摸身體,所以在客觀上不能滿足色狼的性慾,所以認定猥褻行為不成立。

 

案例5.偷拍裙底  無罪!

原因:報警的沒走光 走光的沒報警

台北市一名何姓女子搭捷運時,發現有人拿著手機,猛拍她的裙底風光,嚇得她趕緊呼救,捷運警察當場逮捕這個偷拍的變態,並在他的手機,發現五張何姓女子的臉部和大腿的照片,於是檢方依「妨害秘密罪」起訴這個變態。

不過,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後卻認為,這些照片內容沒有隱私部位,依照證據來講,判這個變態無罪。法官雖然認為這個變態偷拍的動機有問題,也已經造成女子心理傷害,但照片沒拍到隱私部位,就無法構成妨害秘密罪。更扯的是,警察同時在他手機內,找到另外十七張「有拍到」的猥褻照片,想必這下罪證確鑿,卻被狡猾的色狼狡辯脫罪。

色狼說:「這些照片都是在基隆愛三路的情趣商店,經過他人同意而拍攝的。」

結果,法官傳喚何女出庭,她只指認其中五張是她被偷拍,且從案發時何女坐姿及色狼拍攝的角度,色狼只拍到何女在捷運車廂內看報時的臉部及腿部,並沒有身體隱私部位。因此法官認為,捷運車廂屬公開場合,何女搭捷運是公開活動,色狼未經何女同意就偷拍,動機雖可議,且造成何女心理傷害,但仍不構成妨害秘密罪要件。

至於另十七張照片,無法證明這些照片是他偷拍來的,加上沒有這些內褲的主人出來指認,所以裁定無罪。這個案件離譜的地方是,出來報警的被害人沒有被拍到內褲,被拍到內褲的人卻沒有報警,所以證據和被害人雖然都有了,但兩者「兜不起來」,所以就不能判有罪,那往後變態偷拍時,記得不要拍到被害人的臉,這樣被警察抓時,是不是都可以辯稱「這些女的都是自願被我拍的」?

 

補充: 對陌生人性騷擾可能觸犯的罪

 

A「刑法」第224條:強制猥褻罪

原文是「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B「社會秩序維護法」第 83 條

有以下行為者,處新台幣六千元以下罰鍰。「故意窺視他人臥室、浴室、廁所、更衣室,足以妨害其隱私者。」、「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任意裸體或為放蕩之姿勢,而有妨害善良風俗,不聽勸阻者。」、「以猥褻之言語、舉動或其他方法,調戲異性者。」

 

C「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

「意圖性騷擾,乘人不及抗拒而為親吻、擁抱觸摸其臀部、胸部或其他身體隱私部位之行為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十萬元以下之罰金」。

 

 色狼變態猥褻無罪強制摸奶性騷擾防治法性騷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頤夏的第2間性焦慮告解室1shot.idv.tw(兩性專欄/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

韓頤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